律所介绍

联系我们

地 址:德州市德城区德兴中大道856号,天衢购物中心北行100米路西,市委党校宾馆对面,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南邻.
电 话:0534-2187148
联系人:天衢律所
网 址:www.dzlvsuo.com
邮 编:253000

新闻中心

 

刑民交叉 | 民事纠纷和涉嫌犯罪存在案件事实重合,为防止民事

刑民交叉 | 民事纠纷和涉嫌犯罪存在案件事实重合,为防止民事与刑事判决矛盾,应中止民事案件审理


【刑民交叉思路】

(1)       本案民事纠纷和李四涉嫌合同诈骗犯罪存在案件事实重合。为防止民事判决与刑事判决矛盾,民事纠纷案件审理中有关合同签订履行事实认定、合同效力认定、责任划分等问题应以涉嫌犯罪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在涉嫌犯罪案件审结前,应当中止民事纠纷案件的审理。


(2)       在本案纠纷审理中,西红柿公司申请法庭调取李四涉嫌犯罪案件与本案相关的证据,但原审法院以“因本案并不以刑事案件处理结果为依据”为由未予调取,并且在刑事案件审理结果出来之前作出一、二审民事判决,是不当的。

 

(3)       指令某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当事人概述

再审申请人(一审西红柿公司、二审上诉人):西红柿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张三、二审被上诉人):张三

一审法院查明


张三与西红柿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2日,西红柿公司向张三出具借条一张。该借条载明:由于资金周转需要,今向浙江某公司鲁东大区经理张三个人借到人民币现金:叁佰万元整。月息按贰分伍厘计算。借期三个月。(借款打到:杭州公司)。西红柿公司在借款人处加盖单位公章。后张三分四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按借条约定款项打入杭州公司的账户。现张三诉至法院,要求西红柿公司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另查明,案外人李四为西红柿公司副总,负责曲项目的前期工作。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西红柿公司对张三提交的借条、转款凭证等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虽然西红柿公司辩称该笔借款是其公司工作人员李四利用保管西红柿公司公司公章的便利私自加盖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应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但从张三提交的证据看,借款人处是加盖的西红柿公司单位公章,西红柿公司认可借款人实际为其总公司副总,负责项目的前期工作。即使按西红柿公司所称是李四个人行为,但李四利用其职务身份,并持有该单位公章,以单位的名义借款,张三有理由相信李四的借款行为是代表西红柿公司公司的行为,借款人为西红柿公司而非李四个人。现张三已依约将款项打入西红柿公司指定账户,无论李四个人是否实施刑事犯罪行为,都不影响西红柿公司在本案中承担还款责任。双方在借条中对于利息及违约金约定过高,依法应予以调整,利息及违约金的总和以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计息为宜。一审判决如下:西红柿公司偿还张三借款本金及利息。

二审法院认为

西红柿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二审本院认为,二审争议焦点问题是,

一、一审程序是否违法;

二、涉案借款协议(借条)是否成立及效力问题;

三、西红柿公司民事责任承担问题;

 

一、一审程序是否违法

 

关于借款人的认定问题。


本院认为,应当根据借款协议的记载确定借款人,除非当事人有充分证据推翻上述记载。涉案借款协议载明的借款人为西红柿,杭州公司系西红柿公司指定的收款人,张三依照指示将款项汇入杭州公司账户,符合协议约定。李四系西红柿公司总经理,以西红柿公司名义签订了借款协议,但未在借条上签字,本案没有证据显示其为借款人。上诉人西红柿公司主张二者为借贷法律关系主体,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本案应否驳回起诉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本案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嫌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以及第六条规定的单位不承担民事责任或者一般不承担民事责任的情形,故本案不属于该规定第十一条规定的“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案件。


(第五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盗窃、盗用单位的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私刻单位的公章签订经济合同,骗取财物归个人占有、使用、处分或者进行其他犯罪活动构成犯罪的,单位对行为人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不承担民事责任;第六条规定,原承包人、承租人利用擅自保留的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原承包、租赁企业的名义签订经济合同,骗取财物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企业一般不承担民事责任)

 

关于本案与刑事案件处理的先后问题。


李四系西红柿公司总经理,负责西红柿公司曲项目的报批报建工作,本案系李四在此期间以西红柿公司名义与张三签订借款协议而引发的民间借贷纠纷,李四个人不是合同主体,合同主体是西红柿公司与张三,即使李四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罪,并已经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嫌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关于:“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西红柿公司也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因此,李四涉嫌合同诈骗的刑事案件与本案西红柿公司与张三之间的民间借贷案件是分别适用刑事法律及民事法律两种不同法律关系的案件,李四犯罪事实的确定与否,并不必然影响本案的审理结果,故本案无需中止审理。

 

二、涉案借款协议是否成立及效力问题

 

西红柿公司主张,根据《贷款通则》第61条及其他法律规定,企业向非金融单位或个人借款是无效的民事行为,其在代理意见中认为,借款协议是李四为达到犯罪目的使用的手段,双方不存在借贷合意,故涉案借款协议不成立。

 

对此,本院认为,其一、涉案借条载明借款用途为“资金周转需要”,现行法律并不禁止法人与自然人之间的资金融通行为。其二、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借款协议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情形。同时,张三已将借款汇入指定账户。故一审认定借款协议有效,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三、西红柿公司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


西红柿公司认为,李四不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收款账户也非西红柿公司账户,张三仅凭李四持有西红柿公司的印章,就出借数百万元,双方有恶意串通嫌疑,本案不构成表见代理,即使西红柿公司承担责任,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涉案借款协议是李四担任西红柿公司总经理期间以西红柿公司名义与张三签订的,根据西红柿公司提交的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的记载,西红柿公司委派李四负责项目的报批报建工作,并由李四负责刻制及保管西红柿公司的印章。张三系浙江大鲁区总经理,两人相识后,李四代表西红柿公司与浙江公司签订了价款为10亿元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述一系列情形,致使张三有理由相信李四与其签订借款协议系履行职务行为,至于李四是否违反公司内部关于公章的使用规定、是否存在超越权限对外签订合同的情形,作为合同相对人张三无从知晓,法律也未规定其应当知晓,本案亦无证据显示张三存在过错。因此,西红柿公司应当根据借款协议的内容承担民事责任。

 

关于西红柿公司抗辩的涉案借款并非张三支付的问题。


本院认为,涉案款项是由潍坊公司、浙江公司汇入杭州公司账户,上述两公司已经分别出具了《代付款证明》,认可是接受张三的指示进行的汇款行为,并承诺放弃相关权利,故应当认定张三已经支付了借款。

 

西红柿公司二审提交了一份《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法院调取李四刑事犯罪卷宗,因本案并不以刑事案件处理结果为依据,故本院依法不予调取;西红柿公司二审还提交了一份《鉴定申请书》,申请法院对借条上西红柿公司公章的真实性及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因其一审期间对借条真实性没有异议,上诉状中亦认为该借条是李四利用持有西红柿公司印章的机会实施的犯罪行为,对借条的真实性亦未提出异议,故本院对该鉴定申请亦依法不予准许。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法院认为: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民事纠纷和李四涉嫌合同诈骗犯罪存在案件事实重合。为防止民事判决与刑事判决矛盾,民事纠纷案件审理中有关合同签订履行事实认定、合同效力认定、责任划分等问题应以涉嫌犯罪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在涉嫌犯罪案件审结前,应当中止民事纠纷案件的审理。

 

在本案纠纷审理中,西红柿公司申请法庭调取李四涉嫌犯罪案件与本案相关的证据,但原审法院以“因本案并不以刑事案件处理结果为依据”为由未予调取,并且在刑事案件审理结果出来之前作出一、二审民事判决,是不当的。

 

故再审申请人西红柿公司的申请符合规定,裁定如下:

一、指令某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在线客服热线
0534-2187148